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安娜卡列尼娜论文安娜卡列尼娜学术论文-【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25:56 阅读: 来源:聚氨酯复合板厂家

申冤在我,我必报应

摘要:《安娜卡列尼娜》塑造了安娜这个俄国文学史上典型的上流社会女性”多余人”,社会环境和自我主观因素造成了安娜的悲剧的必然性。作者精心的构思为安娜这个形象赋予了时代意义,通过安娜的悲剧来传达作者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和扼腕。

关键词:安娜,多余人,贵族社会

早在1870年2月24日托尔斯泰夫人就记下丈夫的一段谈话:“昨天晚上他对我说,他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已经结婚、但失了足的上流社会妇女的典型。他说,他的任务是要把这个女子写得只显得可怜而不显得有罪。“

后来有一件事促使他动笔。1872年1月4日晚,一位年轻贵妇,系托尔斯泰邻近的庄园主比比科夫的情妇,因主人结婚而被抛弃,便以卧轨自杀来抗议。她的姓名是安娜*斯捷潘诺夫娜*皮罗戈娃。托尔斯泰便把她的名字和生命结束的方式移植到未来小说女主人公身上,但并不是作为小说人物原型。此外,小说女主人公安娜的外貌则取自俄国诗人普希金的女儿玛丽娅,托尔斯泰曾被她的美貌和仪态所吸引,写作时正式采用了她的外形,使小说中的安娜具有美丽动人、雍容华贵、待人真挚的形象。

《安娜*卡列尼娜》是一部以现实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70年代的俄国社会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资本主义势力迅速发展,封建宗法制日趋瓦解。托尔斯泰对俄国在资本主义冲击下发生的城市的畸形现象和农村的破产,日益感到不安,于是《安娜卡列尼娜》的重心就从一部单纯的家庭悲剧小说转移到描写农奴制改革后俄国资本主义发展所产生的灾难性后果上:贵族阶级家庭关系瓦解,道德败坏,贵族地主日趋没落,资产阶级日渐得势,农村中产阶级矛盾激化。用书中人物列宁的话来说,就是在这里,“一切都翻了一个身,一切都刚刚开始安排“。列宁认为,对于1861年1905年这个时期,很难想象得出比这个更恰当的说明了。那“翻了一个身“的东西,就是农奴制及其相应的整个“旧秩序“;那“刚刚开始安排 “的东西,就是资本主义制度。

小说的结局,安娜惨死在火车轮下,渥伦斯基的母亲还觉得不解气,在同另一个贵族谈到安娜时,悻悻地说:“她的下场,正是那种女人该有的下场,连她挑选的死法都是卑鄙而下贱的。“对方则叹了口气回答:“我们没有权利指责,伯爵夫人。“

对于安娜的形象,从小说问世以来就一直有争议,托尔斯泰不曾替安娜辩解,却也不许上流社会对她进行谴责。

安娜生活在19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俄国,那正是1861年废除农奴制以后资本主义急剧发展、封建制度逐渐解体的时代。小说以大量的篇幅写到贵族庄园的没落和资本主义经济的增长。那些靠暴利发家的商人、银行家、企业主在社会上的地位日益显赫,俨然成了“新生活的主人”,连上层贵族、皇族后裔也开始向过去“用二是个戈比就可以买到的”资产者拜伏了。

安娜作为小说的中心人物,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上凸现出来的。她追求爱情自由恰好和俄国社会的变动相呼应,代表了妇女争取婚姻自主的要求。反映了年轻

安娜卡列尼娜论文 安娜卡列尼娜学术论文

妇女追求新生活的渴望。如果抛开时代特点,就很容易忽视安娜这个形象的进步意义。安娜的行为的社会意义可以从两方面看,一是冲决了封建礼教的藩篱,反映了资产阶级解放的要求;一是向贵族社会的虚伪道德挑战。

多余人

作为俄罗斯文学中难得的女性“多余人”的典型,安娜并不甘于“多余”,却最终反抗失败。其原因既有社会因素,也有自身因素。

安娜出生于贵族家庭,是第一代沙皇留立克王朝的后代,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具有超人美貌与才智的女性,在思想、情感、才智等方面都远远高于当时上流社会的一般妇女,是一位出色的妇女典型。

而安娜最终也沦为“多余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她的经济生活环境和日常生活方式。“多余人”的产生根源就是——生活在优裕的经济环境里,过着一种无所事事、无所用心的生活,因而成了社会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人。卡列宁的地位决定了安娜家庭生活条件的优越:有别墅可以经常外出度假,有保姆和家庭教师照看孩子,有管家操持家务。安娜不愁吃,不愁穿,什么事也不用干,是一个无忧无虑、快活的家庭主妇,同时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

在俄罗斯文学中,“多余人”的共性特征之一就是对现实生活不满,精神压抑。安娜在八年中一直扮演一个贤妻良母,一方面是由于她具有良好的教养,天资丽质,具备完成这一角色的条件;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是环境使然。贤妻良母被认为是妇女的典范,安娜不得不遵守这一社会道德准则,然而,凭她的教育和教养,聪明和才智,仅仅充当配角是不够的,因而她感到压抑,“脸上有一股被压抑着的生气”。

安娜和比她大20岁的大官卡列宁毫无爱情可言地一起生活了8年。安娜年轻貌美,而且内心情感丰富;卡列宁却冷漠无情,思想僵化,老态龙钟的他恰恰反衬出洋溢在安娜身上的过剩的青春。正如安娜所言:“八年来他是怎样摧残了我的生命,摧残了我身上一切有生命力的东西,他甚至一次都没有想到我是一个需要爱情的活的女人。”“想得到功名,想升官,这就是他灵魂里所有的东西。”

小说写了围绕着安娜的那个“浑然一体”的彼得堡社会,存在着三个社交集团。一是卡列宁的政府官僚集团。他们是勾心斗角、结党营私之徒。他们把年轻漂亮的带去参加舞会,不过是作为装饰品,心里热衷的则是政治上的升迁。安娜起初对这些政府官员们怀着近乎虔诚的感情,但是自从发现这个圈子只是维护男性利益之后,她就再也不感兴趣了。另一个是莉姬娅·伊凡诺夫娜伯爵夫人的集团,由“年老色衰、慈善虔诚的妇女和聪明博学、自命不凡的男子组成”,都是假仁假义的伪君子。第三个是培脱西·特维尔斯卡雅夫人的集团,是以“跳舞、宴会和艳丽的服装”为特色的一群腐化放荡的女人和撒谎成性的男子组成。三个集团表现形式不同,本质却无差别,都浸透着伪善。

在这些人当中,家庭破裂是一种普遍现象。看似“合法”的家庭外面都有许许多多“非法的”婚姻补充形式,那些贵族仕女王孙几乎人人都有“外遇”,但是只要表面上维持家庭的体面,上流社会就不但允许,甚至加以鼓励,“道德”的面纱下藏着的是糜烂透顶的内幕。

北京nk细胞疗法

上海nk细胞免疫治疗

北京301医院干细胞治疗

北京治疗无精症价格